招鞋灵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阴鞋

赵子阳和钱翔看了看端着水盆去水房洗漱的刘大川后,两人的视线交汇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然后一起回到了寝室并把门反锁上。

刘大川最近一些行为让他们很是奇怪,所以他们决定趁刘大川不在的时候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刘大川突然买了个帘子,然后把自己的床铺给挡得密不透风。夏天将至,挡个帘子岂不是要热死?

于是赵子阳很疑惑地向他提出这个问题,刘大川只是神神秘秘地一笑,就不再说话了。没想到从那天起,赵子阳和钱翔就老是能听到刘大川在自己的床上嘀嘀咕咕,自言自语,有时还“呵呵”地傻笑。而且每当起风时,总会从帘子里面飘出一股恶臭,熏得赵子阳他们饭都吃不下去了。

赵子阳和钱翔觉得这里面有鬼,而今天终于找到机会了要一探究竟。

“我觉得刘大川是被鬼上身了,他床上一定有什么邪物。我在地上点火,你爬到他床上把那东西找出来。”赵子阳说完,就掏出一大堆废纸,然后拿出一把打火机“刺啦”一声点着了。

“你点那么快干嘛,别把寝室烧着了。”钱翔一边爬一边说,终于爬到刘大川的床上,然后一把掀开了帘子。

一股恶臭扑面袭来,熏得钱翔差点从床上掉下去。

“靠,刘大川是鼻子坏掉了吧,他怎么能在这里生活下去呢?”他捂着鼻子,在刘大川乱七八糟的床铺上翻找着,当摸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时,那股恶臭更加强烈了。

钱翔忍住吐意,提拉起那个东西,可是他没想到,竟然是一只球鞋。

“刘大川难道每天晚上在对着这个球鞋说话?”赵子阳捂着鼻子说。

“可能是吧,要不然他的床为什么那么臭?”钱翔忍着恶心翻来覆去地看那只鞋子,冲着鞋内喊了几声“喂喂。”可鞋子内没有任何回答。

“这样不对。”赵子阳接过鞋子说:“我偷听过,刘大川每天第一句话是:我想和你说说话……”还没说完,赵子阳便愣住了。

因为他忽然感到手中的球鞋变得冰冷彻骨,随即一双细小苍白的手骨缓缓地伸出来趴在鞋帮上,于此同时,鞋内传出来一阵阴沉的,伴随着电磁干扰般的声音:“我想和你说说话……”

赵子阳和钱翔发出一声惊恐的惨叫,赵子阳手一抖,“砰”的一声便把那只球鞋扔在了火堆里。

赵子阳和钱翔惊魂未定地看着火焰中的球鞋,门突然“砰”的一声打开了。只见刘大川一脸愤怒地站在门口,随即咬牙切齿地说:“你们惹怒了我的朋友,它会回来报复我们的!”

钱翔看到,在火焰中一缕黑烟缓缓升起,然后顺着窗户飘走了。

鞋灵

“你的朋友?”钱翔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你怎么能和鬼成为朋友呢?”

赵子阳也一脸疑惑地看着刘大川,刘大川脸色铁青地解释道:“我听别人说,脚是离地面最近的地方,而且脚上穴位众多,鞋穿在脚上,所以也算是个灵气鼎盛的东西,当你的鞋一个月不刷的时候,那种灵气尤其强烈,这个时候在阴日阴时将你的血滴在鞋里,就可以召唤出鞋灵来供你差遣……”

“邪灵?”赵子阳不禁问道,而下一句他没好意思问:你一个月不刷鞋,不觉得臭吗?

“是鞋灵!”刘大川白了赵子阳一眼,随后垂头丧气地说:“只要不招惹鞋灵,你就可以支使它做许多事情。而你们拿火烧它,它一定会回来报复的,说不定连我也不会放过……”

钱翔和赵子阳突然明白了一件事: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美女林漠漠之所以和刘大川在一起,一定是这个鞋灵帮他达成了心愿!

“那我们该怎么办?”赵子阳焦急地问道。

“把寝室里的鞋都扔出去,近期就别穿了。”刘大川无奈地说。

虽然很心疼,可相比之下还是命重要,所以赵子阳和钱翔他们还是老老实实地把鞋扔进了垃圾桶。

“可是你明天要参加田径比赛怎么办?”赵子阳担心地问。

刘大川安慰道:“明天人山人海的,估计它也不会胡来吧。”

几个人怀着恐惧,过了好久才沉沉地睡去……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了,一个黑影突然走近了垃圾桶。

黑影捏着鼻子在垃圾桶内翻找了一番后,最后拎着一只臭烘烘的鞋子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大川出事

第二天,田径跑道上。

刘大川一脸紧张地盯着自己的鞋子,而作为观众的赵子阳和钱翔,神经也同样紧绷着。

“你也别太害怕了,大不了中途弃赛吧。”赵子阳走上前去安抚地拍拍刘大川的肩膀。

刘大川面色苍白地笑了笑。

发令枪一响,刘大川便飞奔了出去,超过其他选手一大截。

“刘大川的速度怎么这么快,这不太可能啊?”钱翔惊恐地问身边的赵子阳。

“是不太对劲儿……”赵子阳惊疑不定地说,双眼紧紧地盯着跑道上的刘大川。

观察了一会儿,他的心不禁一紧,因为刘大川的表情狰狞痛苦,似乎已经喘不上来气了,身体虽然在向后倒,而脚却依旧马不停蹄地跑着!

是那双鞋!赵子阳看出来了,是那双鞋在带着刘大川跑!这时候,刘大川正好跑到了赵子阳和钱翔面前,刘大川艰难地把头转向了两个人,从苍白的嘴中吐出了气若游丝的两个字:“救我……”

赵子阳和钱翔连忙追上刘大川,并拉住了他的胳膊。而刘大川依然飞快地跑着,速度一点都没有降低。

赵子阳和钱翔一使劲儿,突然“咔”的一声,似乎是什么东西断裂了,同时温热的液体溅了赵子阳和钱翔一脸。他们仔细一看,顿时浑身颤抖起来:刘大川的胳膊竟然被他们拽了下来!

“出事啦……”四周的人群顿时炸了锅,而刘大川一边惨叫一边奔跑着,很快就没影了。

赵子阳已经傻在了原地,而钱翔顾不得自己满脸鲜血,冲着刘大川的方向追赶着。

远处的人群突然发出一声惨叫,然后人群开始四散奔逃,赵子阳心一紧,连忙冲着那个方向跑去。跑到一半,他突然看到钱翔正冲着自己迎面走来。

只见钱翔脸色惨白,双唇不停地颤抖。

“又发生了什么?”赵子阳焦急地问道,钱翔哆哆嗦嗦地说:“刘大川……他的头突然掉了下来,而他竟然还在跑着……”话未说完,钱翔突然怔住了。

赵子阳顺着钱翔的目光向下看去,只见一双鞋跑到了钱翔和赵子阳之间,而刘大川的脚还在那双鞋里,脚腕处的断口整齐平整,还在汩汩地冒着鲜血,染红了一整双鞋。

赵子阳和钱翔步履沉重地向远处走去,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袭来,他们终于看到了躺在跑道上,已经四分五裂的刘大川。

钱翔招灵

钱翔和赵子阳的心情很沉重,一半是对失去好朋友的痛苦,一半是担心自己是否也会遭遇不测。

“我们拖鞋也别穿了,都扔出去吧。”沉默了一会儿,赵子阳开口说道。

钱翔点了点头。

不知不觉已经深夜一点了,而赵子阳躺在床上回想着自己和赵大川之间的点点滴滴,心里就难受得睡不着觉。

突然,他听到黑暗中出现了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与此同时,一股异样的气味飘了出来。

“这个味道……”赵子阳不禁瞪大了眼睛,“这不是刘大川的脚臭味吗?难道刘大川回来了?”

他小心翼翼地向床下看去,没想到竟然会看到这样一幕:黑暗中,钱翔正在割破自己的中指取血,而他的桌子上,就放着刘大川的那只鞋!

赵子阳猛地打开了台灯,冲着钱翔喊道:“你在干什么?”

钱翔正要往鞋里面滴血,听到赵子阳的声音,他猛地一哆嗦,连忙把鞋藏在了怀里,狡辩道:“没干什么。”

赵子阳一脸狐疑地问道:“难道刘大川出事是你干的?”

“当然不是我!”钱翔连忙摆手,过了一会儿,他怯懦地说:“其实,我是为了林漠漠……”

“你也喜欢林漠漠?”赵子阳吃惊地问。

钱翔点了点头,解释道:“如果刘大川还活着,我是不会和他q争的。可是他现在死了,我想既然他能用‘鞋灵’得到林漠漠,那我同样可以得到,而今天正好是阴日,一点正好是阴时,我想召唤出鞋灵来帮助我,刘大川不也说了,只要不害那个鞋灵,鞋灵就不会害你……”

“你傻吗,鬼怎么会无条件任人差遣呢?说不定就算我们没有害那个鞋灵,鞋灵也会杀了我们。它只不过找一个借口罢了!”赵子阳简直气极了。

钱翔哆嗦了一下,松开了攥着鞋子的手,感激地说:“谢谢你,不然我可能也会像刘大川一样……”

“当务之急,先把这鞋给烧了。”赵子阳说。

两人于是架起火,把这只鞋给烧成了焦炭。

赵子阳为了保险起见,又跑到垃圾桶找刘大川的另一只鞋,结果怎么也找不到。

可能被收走了吧?赵子阳想,但是内心却总有一丝不安。

图片 1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