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门的墙壁上镶嵌了一面大镜子。我们一家人映在镜子里,浑身泛着冷森森的光芒。

……

爸妈把这惊魂的幻觉归罪于我鬼故事看多了,对我教育一番后便回屋睡了。


爸爸业余时间喜好写作,最近却陷入了瓶颈,屡被退稿,一副怀才不遇的样子,整天窝在电脑前生闷气,看什么都不顺眼。

“我怪她什么?疼的人是她,我觉得你妈那是自作自受,我一天挣的钱就够她买她种的几倍的菜,干嘛还去受那份罪。你妈思想太迂腐,我让她去医院治腰疼,她非舍不得,你看她这样什么时候能好。我也不管她了,真的懒得管。”

妈妈抱怨着:你就知道糊弄。随后又把怨气转到我身上,你爸说得对,学习全得靠自己。花钱让你进了重点高中,又就近买房子照顾你,我们尽力了。你再不努力,将来卖菜也怨不得我们。老妈像个怨妇整天唠唠叨叨。

“这么多年过去,你怎么还是这样?一点长进也没有。别人都知道去改善自己,你却越活越倒退。只有放的开,人才能活的好。我在外面,别人都说我像三十岁的人,为什么,因为我看得开,放的下。别人一听到我有三个孩子,吓得直摆手,说养不活,我却觉得没什么,人就这一辈子,踏实去做就行了,想那么多干嘛。再说,人哪有过去不的坎。你要是能懂这些道理,也不至于才四十岁的人别说成五十岁。”

开学第一天,我背起书包,对着镜子暗暗给自己打气,下决心要努力学习。可当我转身离开时,却仿佛听到从镜子里传来轻微的一声冷笑。

“人老了,身体开始出毛病这正常,但你妈偏不知道这个理,还像以前一样消耗自己,不提前出毛病才怪,你妈这个人,太小气,放不开,思想落后。”

为了排解压力,我常常半夜起来,钻进卫生间,偷偷把心里的苦闷写在日记里,然后,把日记本藏到淋浴器的水箱顶上。

“小洁,爸爸妈妈没事,你弟他和你说了什么?一个男孩子怎么也整天想这么多?”

夜深人静,我再度看到床单后白光闪耀。我来到镜子前掀开床单,只见破裂的镜子中,我的脸被那条长长的裂缝割成两半,像是被刀劈开一般,显得狰狞可怖。

“是妈妈今年多种了些田地,她一个人挖,还上山去砍柴,结果一下子累狠了。”

我们很快就搬进了新家。屋子虽然不大,却干净整洁。由于只有一居室,我的床只能摆放在客厅里。

其实我也知道父母不容易,我也想有个美好的未来。因此,我已经暗下决心要在高中努力学习。可他们根本不理解我,只知道一味地埋怨。

“爸,妈,你们离婚吧。”

1.夜镜惊魂

“爸爸挣钱不累,小洁,我们会越来越好,你别逼自己,爸爸不需要你考什么重点高中,你要开心地学习,别太累,没人会怪你。”

够——了——我歇斯底里地大喊一声。

“好,就让你尝尝生活的艰辛,看你以后拿什么说我。”

因为我的癫狂,爸妈休战了,却一致向我围攻。直到他们筋疲力尽回屋休息,这场风波才告一段落。


妈妈对爸爸说:这镜子太亮,又对着女儿的床,不吉利。爸爸忙着鼓捣电脑,头也不抬:有啥不吉利的?人家孩子住了三年,不照样考了北大?晚上睡觉时用床单遮一下就行。

那个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

什么态度?妈妈不满地大声嚷嚷。这换来了老爸更大声的狂吼:吵什么吵?想写点东西都静不下来!

“你这人根本就无药可救,和你说话就是对牛弹琴。”

现实是残酷的。尽管我已经非常努力,期末考试还是有好几科不及格。

“嗯。”

考试的失利引发了家庭大战。战场就在镜子前。我拼命捂住耳朵,抓起一个闹钟向镜子砸去。伴随着一阵清脆的声响,镜子裂开一道长长的缝。别吵了,我受够了!我发疯地狂叫。

婚姻就如拽在手心的风筝,拉的越紧,飞的越高,稍有放松就再也追不回来。但前提是,那风筝还是曾经喜爱的风筝,那人还是喜欢风筝的人

我躺回床上,又忍不住向镜子望去,只见镜子里依然是我漆黑的身影不对!现在我是在床上,可影子怎么还站在那里?我心里一惊,吓得尖叫起来。爸妈闻声赶来,开了灯,围着我问这问那。借着灯光,我看见镜子里映着的是挂在衣架上的一件衣服。

“腰疼?怎么突然腰疼?之前不是胃不好吗?”

这一家人看上去和善得近乎虚伪。男人和孩子都寡言少语,唯有女人围着我妈侃侃而谈。

小洁看了眼比她如今还高的大弟,时间过的真快,大弟竟然转眼就成了初三的奴隶。

一天夜里,我从卫生间出来时,忽然看到那被床单遮住的镜子隐隐发出一丝亮光。我好奇地走过去,猛地掀开床单。镜子里除了我漆黑孤独的身影,什么也没有。

“小洁,如果爸妈哪天真的要离婚,你是愿意跟着爸爸还是愿意跟着妈妈?”

没出息的我皱起眉头挑衅般地剜了一眼那尖子生。那个男孩表情呆板,戴着厚重的眼镜,被我这一瞪,胆怯地低下头去。

“呵,我们就等着看好了。”

我妈忍不住插言:你儿子考哪儿了?‘北大。女主人颇为自豪地回答。

“妈,我回来了。”

我伸手去摸裂缝,那裂缝却猛地张开,像一张血盆大口将我吞噬进去

“这个傻孩子,这说的什么话,你去跟你弟弟好好谈谈,爸妈不会离婚的。”

星期天,我和爸妈去看房子。为了更好地监督我的学习,他们决定在学校附近买套房子。

“哼,你们这些男人懂些什么,手笨气粗。小洁马上就要进初三了,功课多,老师逼得太紧,这个时候怎么跟她说,你是想让女儿考不上重点高中吗?”

当初我家跟你们一样,也是为孩子高考才到这里买的房子。现在我儿子高考完了,我们准备搬家,所以这房子就便宜卖了

“……”

妈先是一脸羡慕,随即用失望的目光瞟了我一眼,说出那句让我深恶痛绝的日常用语:雨桐,看人家孩子多有出息

“怕什么,肯定是合法的,你放心用。这婚从我读初中离到现在,你都读初三了,还没离完,我都看不下去了,要不我去催他们快点离算了。”

我今年刚参加完中考,成绩很不理想。爸妈托人找关系,又花了很多钱,才把我弄进了一所重点高中。


“嗯,各科都有一张试卷,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爸妈,小熠读初三了,你们有事和我说吧,别让他听见。小弟又去哪玩了?”

图片 1

“你下周末回家我就不在家了。”

“小洁回来了,来,书包给妈妈,怎么样,上课累不累?老师讲的知识懂不懂?你们这次有没有月考?”

“好,我们俩说好了,孩子愿意跟着谁我们就负责照顾他们,别到时候抓着孩子不放。”

从担惊受怕到司空见惯,这个过程并不好过。但这些都已经习以为常,小洁能想象出今后的场景,她反而觉得,这样的生活更有趣,更有生活的气息。

是不是所有婚前花前月下的爱情都会葬送在柴米油盐的婚姻

“小洁,你功课多吗?”

于是,爸爸妈妈就开始争吵,衣服,当然没人愿意再提及。

“嗯嗯。”

“小洁,学习是不是很累?”

“妈,你以后别种田了,身体不好就不累着自己,幸亏外婆还健在,不然这次谁能照顾你?你不照顾好自己,两个弟弟怎么办?”

“我说不过你,也懒得和你说,小洁本来就不喜欢读书,你这样会把她逼成只会读书的废人!你这样迂腐的思想,谁会喜欢你!”

“怕什么,离婚了我养你,我已经在努力存钱,他们离婚,你的生活费我还是给得起,等我马上参加工作,就有更多的钱养你。”

2017.3.28

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争吵,小洁觉得“离婚”这个词在她家出现的太频繁,爸妈说离婚就如同说“小洁还是个孩子”,一样的果断凛然,一样的不了了之。

“爸,妈,我谁都不跟,还有两年我就成年了,我可以独自生活,你们离婚的话把小弟照顾好就行,他还小,跟着我怕他受苦,我把大弟带走,我去工厂挣钱可以养活两个人,我们用的也不多。”

“我不跟你吵,话不投机半句多。”

“不去医院治?怎么会?爸你放心,我一定劝我妈去治,她不去治我就请假回家照顾她,她一定会去治的,你放心。还好,我以为你是气妈妈又闹出毛病了。”

也许今后还是会争吵,还是会嚷着要离婚,不过只有一点,结果不会变。

“你把电话给妈妈。”

“哼,那你得看小洁跟小熠愿意跟谁走。”

“我是牛,你就是老鼠,我还怕老鼠听不懂人话呢!”

“你就知道重点高中,我看不是老师逼她,是你逼她,孩子自己愿意学就让她学,为什么一定要逼她考这考那?你只是想满足你的虚荣心!你只是把孩子当成人前炫耀的资本!你这样会逼死她的。”

“嗯嗯,我知道,爸你放心,我会好好开导她的。”


“没事没事,妈妈很好,不用担心妈妈,你只要照顾好自己就行,我这点小毛病不算什么,人老了都这样,经不起折腾。”

“……”

“姐,你终于打电话回来了,妈妈腰疼得很厉害只能在床上躺着,现在还要外婆照顾。爸爸打电话回家又和妈妈吵,妈妈本来身体就不舒服,再和爸爸吵更是心情不舒畅,你快劝劝他们,他们肯定愿意听你的话。”

“我才不带小的,大的我养,你照顾小的,我再给你生活费。当初我说不生你非要生下来,你自己造的果自己养。”

“……”


“你瞎说什么,都和你说了爸爸妈妈不会离婚了,你好好读书,考个好大学找份好工作嫁个好人就是爸妈最要紧的事,爸爸妈妈很好,不会离婚的。”

“没,你大弟一放学就去和村里孩子一起疯去了,你爸还没走,他带着你小弟去玩了。”

“哦,有这么多试卷啊,也是,马上就要进初三了,老师抓的也蛮紧,压力挺大的,苦了小洁了,坚持下去,把这两年挺过去就好了,考上重点高中就不会这么累了。没事,妈妈能有什么事,只是怕你太累着自己。没事,你好好学习,妈妈去做饭给你吃。”

小洁看了眼妈妈,嘴唇蠕动几下,但什么也没说。

“姐,你是不是读书读傻了?”

“小洁回来没?你问她了吗?”

“我逼死她?我哪里有逼她?她哪次回家我不是好吃好喝为她准备着?我哪次有说让她考第几名?哪次她考砸了我说过她?跟其他家长比我还不够好?我爱虚荣?呵,对,我是爱虚荣,但希望孩子考好是为了她自己,农村的孩子只能靠拼命读书才有机会出人头地,就算是城市里的孩子也是这样努力往上爬的。”

“喂,小洁打电话回来了呀,你在学校过的好不好?别太逼自己,不要省钱,家里也不是靠你省钱就能一下过的好,你省钱也是害你自己,到时候爸爸妈妈又会心疼……”

“没什么,他说你们想离婚就离吧,他跟我一起生活。”

“哼,我也懒得跟你说,一个字都不想说。”

“姐,你快去劝劝爸妈,他们又吵起来了,他们总是喜欢吵架,我真怕他们哪天就跟我说要离婚了。”


感情就像牛皮糖,刚开始粘的扯不开手,后来越扯越薄,越拉越稀,但最终吃进嘴里那甜味是一分也不会少的

“嗯,爸,放心,我知道,我怎么会累,学习正如爸所说的那样,我很开心。爸,我跟你说,我一定可以考上重点高中,我有信心,你别和妈说,我只先告诉你。”


“哦,嗯。我去找小弟回来。”

其实,你们不离婚我反而更怕。

“我真是受不了你,思想怎么这么落后,舍不得钱就能把日子过好吗?你要是还这么心胸狭隘放不开,我们干脆别一起过了,离婚吧,我都不知道怎么和你一起生活。”


“那好,以后你出去工作,我在家养孩子。”

“你别逼自己,慢慢来,十五名也很厉害,年级十五也有机会进重点高中。”

“呵,养活我自己?好啊,那就离婚啊,我把两个大的带走,你养小的,你看到时候谁过的更好。”

“爸,你还在家,你这次什么时候走?”

转眼过去,小洁已经上高二,那年为了安抚爸妈,她努力考上重点高中,爸妈开心得好长一段时间都没再吵架,她当时对爸妈说自己不想读书想去挣钱,爸妈各自把她恶狠狠骂了一顿,她私下偷着乐了很久。果然,一切都如她所料想那样,爸爸妈妈再也没在她面前谈离婚的事,她知道他们是担心自己做出什么事来。

“谁会喜欢我?哼,我才不要别人喜欢我,我只要我的儿女明白我就够了。”

“姐,你不是也在上学吗?哪来的钱?”

其实后来她一直在想自己把爸妈硬捆绑在一起是不是错了。这样的争吵让她有些招架不住,每次她都当和事老在俩人间瞎搅和,生怕他们哪天就说出“我们去离婚”。只不过现在她越来越觉得,也许离了婚对爸妈而言会更好。

小洁回到家就感到家里浓浓的炸药味,不一会儿她就知道事情的根本。

“哈哈,你说的到好听,你去外面工作试试,你挣得钱能够养活你自己就不错了!”

“嗯,考了,但不是很好,年级十五名,还是没有考进前十。”

争吵代表俩人还有救,最糟的是俩人已经没话可吵

“爸,妈妈也是想为这个家多出一份力,她也没想到会腰疼的这么严重,你也别怪她。”

爸爸硬拉着妈妈去买新衣服,那店主先是夸了一阵爸爸看起来显年轻。本来一切都安然无事,结果当爸爸说妈妈要买衣服让店主推荐时,那店主可能是闪了眼,突然来了句“哎呀,先生对你姐姐真好,还带你姐姐来挑衣服。”

“小洁,你说什么,爸妈怎么会离婚?你只管安心读你的书,别担心爸妈,吵架是夫妻常事,爸爸妈妈不会离婚的。”

“哦,没事,不累,爸你挣钱比我这样没钱伸手钱来拿走的米虫辛苦多了。你在外面别担心家里,我们都很好,我会努力学习,大弟也会越来越懂事,小弟越来越健康。等你下次回来会见到不一样的家,我们都会越来越好,爸,我们家会越过越好的。”

“小洁,爸爸和你说过,你们三个就安心做自己喜欢的事,只要你们觉得开心爸爸妈妈就开心,其他的事你们不要多想也不会发生。”

时间总能冲淡一切?

“我思想落后?我心胸狭隘?我跟你说,要不是我,你这一家人能活到现在这么舒服?要是我去外面工作,你在家照顾孩子,你以为你能把孩子照顾的这么好?”

浪漫璀璨的青年爱情虽唯美却难以持久,最可贵的是平淡如水却滋味醇厚的老来婚姻

当时的局面,据说有点混乱,妈妈当时就转身离开,爸爸悻悻说了句“她是我爱人”就去跟着妈妈,那店主只能大眼瞪小眼讪讪苦笑。

“妈,爸爸已经走了吗?弟弟去哪了?”

小洁看着妈妈,也不戳穿,既然有些事说出来结果会更糟,那她宁愿假装自己什么都不懂,把自己当成空气可是她的独门绝活。况且,现在她也没那么多精力去顾暇其他。

“哼,你就只会说风凉话,我整天在家操心能不老?挣钱可比在家应付各种琐事轻松多了,你也说别人怕养孩子,你知道其中原因才是天塌了,你又没养过孩子,怎么会知道其中的艰辛。我老?那都是替你老的!你以为我不想像那些打扮的漂亮大方的女人一样?可我哪来的钱,孩子要读书,长大要成家,哪个不要钱,我要是乱花钱,你这个家早就散成一团了。”

最美的爱情是在琐碎中两个人能这样静静地依偎着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