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任乃强担任华西协和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兼华西边疆研究所研究员后,立即与李安宅教授一起,组织一批师生成立华西边疆考察团,专程赴德格进行考察。在德格期间,李安宅主要对德格的社会与人口进行实地研究,他则着重对德格土司、林葱土司进行考察研究。在这里,他看到了《德格土司世谱》和《林葱土司家谱》,发现了林葱土司家珍藏的《格萨尔》手抄本与木刻木,考察了雄坝(今阿须)格萨尔诞生地和察察(叉叉)寺格萨尔王庙,并从当地活佛、喇嘛和老人口中听到了许多有关岭国与岭格萨尔的传说。他还从正在德格竹庆寺进修的李鉴铭先生处,得到许多当地有关岭国的掌故和藏文资料。

《格萨尔》史诗被誉为藏族古代社会的百科全书,据研究人员不完全统计,《格萨尔》全传至少有226部,累计100多万诗行,是世界上最长的一部英雄史诗,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活态史诗。2009年,《格萨尔》入选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1929年夏到1930年春,在南充中学教授四川乡土史的任乃强,受川康边防总指挥刘文辉之邀来到西康地区,先后考察了泸定、康定、丹巴、道孚、炉霍、甘孜、新龙、理塘、义敦、巴塘、雅江等县。历时1年,他已记录有数十万字的第一手资料。任乃强将其整理成文,分300条,从1930年5月起陆续在《四川日报》副刊登载。其中,118条标题为蛮三国,119条标题为蛮三国举例。前者为介绍蛮三国(即《格萨尔王传》)流行情况,指出其为藏族民间十分流行的一种有唱词的文学艺术,内容与《三国演义》无涉。后者是他模拟说唱者语调,用汉文翻译的一段《格萨尔》,内容取自《格萨尔》中的《降伏妖魔》一章。这两条文字总共仅2000多字,但却是我国最早以汉文介绍《格萨尔》的文章和第一篇《格萨尔》汉译本。

桑珠曾是一位四处流浪的《格萨尔》说唱卖艺人,在政府的支持下,他成为一名艺术家,受到社会各界的尊重。西藏自治区社科院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把桑珠老人和曲扎、玉梅、阿达、次旺俊美等艺人的《格萨尔》史诗说唱作为重点抢救和保护对象,进行笔录和音视频录制,并于2000年正式启动《格萨尔艺人桑珠说唱本》的录音整理和编辑出版工程。2001年7月6日,桑珠艺人说唱的《天界篇》等首批5部6本《格萨尔》藏文书籍正式出版。

  最早以汉文介绍《格萨尔》

《格萨尔》藏译汉项目工程启动后,2017年,包括《天界篇》《丹玛青稞宗》《木岭之战》在内的首批五部书籍问世。截至目前,该项目共30部书籍的翻译工作已完成25部。

  任乃强是我国著名藏学家, 格萨尔学
研究的奠基人,他不仅发现了《格萨尔王传》这部藏族英雄史诗,将其记录整理出来,推介于国内外,而且对于《格萨尔》史诗的性质、历史背景、艺术特点、部章结构、版本情况和格萨尔这一历史人物的真实性进行了研究。

2014年年初,《格萨尔》藏译汉项目作为西藏自治区重大文化工程正式启动。

  1776年,俄国旅行家帕拉莱斯在蒙古旅行时发现了《格萨尔》,遂将这个故事介绍到了俄国。1836年由施密特从蒙古文本翻译的第一本《格斯(萨)尔王传》译本在俄国圣彼得堡出版。由于种种原因,我国虽然早在1716年就出版过蒙古文刻本的《格斯尔可汗传》,但直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前,我国内地的学术界还对《格萨尔》十分陌生。直到1930年任乃强首次将其译为汉文,介绍于内地,国内研究者才开始关注这部史诗。

中新社拉萨1月24日电
记者24日从西藏自治区社会科学院获悉,《年曲木戎粮食宗》《地狱大解脱》《曲木里赤财宝宗》《岭国形成史》以及《南太斯王牛宗》已正式出版。至此,《格萨尔》藏译汉项目已出版15部书籍。

  1936年,任乃强被任命为西康建省委员会委员,再次入康,得以广泛收集有关《格萨尔》的版本、资料。尤其是他担任西康省通志馆筹建主任后,积极准备编撰第一部《西康通志》,征集到大量藏、汉文的文献资料。其中,有不少关于格萨尔活动与遗迹的记载。在藏族宗教史书上,记载有好几个格萨尔,如冲格萨尔、北方格萨尔等等,那么,史诗中格萨尔王的原型是谁呢?他通过文献研究,发现德格地区林葱土司原为康区北部一大部国,元明时代盛极一时。其国称为林,葱字之义为家族,而这个林与《格萨尔》中的岭在藏文中是同一字,由此证明林国即是岭国,是同一地名。他由此推知林葱土司家族应与《格萨尔》中的主人公有一定的渊源。但由于种种原因,他的德格之行迟迟未能如愿。

据西藏自治区社科院民族研究所所长次仁平措介绍,此次最新出版书籍中的《南太斯王牛宗》是桑珠老人众多说唱故事中的独家说唱本,上部翻译工作已于2018年完成。下部的问世,将格萨尔王率领将士帮助卫藏地区征服南太斯王的故事完整地展现出来。“目前,整个项目的翻译工作已完成80%,一个相对完整的汉文版《格萨尔》即将展现给世人。”

  在这3篇著名的论文中,他详细地剖析了《格萨尔》史诗的性质,认定了《格萨尔》是一部藏族诗史,论证了历史上实有格萨尔其人,只不过在史诗中以其人为原型,作了艺术夸张和神化。他纠驳了格萨尔即关羽的谬说,分析了将《格萨尔》说成是《藏三国》的原因,指出其与《三国演义》毫无关系。他调查到当时流传的史诗已不少于25部,并对其中l9部的内容分别作了介绍,对史诗引人入胜的艺术特色、审美价值、语言魅力、教育作用进行了深刻的分析,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他的这些论述不仅全面地将《格萨尔》史诗介绍于国内外,对弘扬这部史诗的民族性和文化价值起到了巨大作用,而且他所提出的一系列论点和考据,为《格萨尔》研究奠定了基础,开拓了方向,成为我国格学研究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究竟历史上有没有格萨尔这个人物呢?如果有的话,那他又生于何处,长于何方,是什么时代的人呢?真实的格萨尔与史诗中的格萨尔王又有什么异同?在发掘《格萨尔》版本的同时,任乃强开始进行这一方面的研究。

  返回成都后,任乃强又查阅了许多汉、藏文史料,对《格萨尔》文本和汉、藏史料进行比较研究。1944年至1945年,他相继发表了《关于藏三国的初步介绍》、《关于藏三国》和《关于格萨尔到中国的故事》等3篇论文,在我国国内第一次较全面地、系统地对《格萨尔》史诗进行了研究,被视为我国《格萨尔》研究的奠基之作。

  关于这两条文字的来历,还有一段佳话。1929年秋,任乃强来到新龙,深感其地民风独特,就在此停留3个多月。随着考察的逐渐深入,他对康巴大地产生了强烈的爱恋,于是,希望寻找一个藏族妻子作为自己事业和生活伴侣的愿望油然而生。恰好在新龙期间,他听说该县上瞻头人夺吉郎加家的3个女儿均美貌聪慧,精通藏文。于是就请人做媒,上门求亲。当时夺吉郎加的两个亲生女已嫁,只有收养的外甥女罗珠青措未婚,遂以罗珠青措许配任乃强。婚礼期间除举行赛马、跳锅庄外,还有一项活动就是说唱《格萨尔》,说唱者即夺吉郎加的长女却梅卓玛。每天黄昏后,贺亲的人们都要挤坐在寨廊上,等候她说唱《格萨尔》。任乃强因藏语未通,只发现听众如醉如痴,十分投入。后来他请到一位通事(翻译)在现场逐句翻译,才愈听愈觉有趣。于是将通事所译记下,考虑到内地人对这一史诗还十分陌生,他在翻译中将唱词均按汉语韵律译出,使其押韵上口。我国第一篇《格萨尔》的汉译,就这样在这一藏汉联姻的佳话中诞生。

  找到岭格萨尔王故里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